玖璟不璟

大概是腐眼看人基

缘分使然3

大学pa,安大二雷大一,hhhh大致是双箭头

傻白甜流水文。
雷弯安直。极度ooc,脑壳被门夹过后的产物。

直至今日,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开坑一时爽,更新火葬场。



Chapter3

安迷修作为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长,外表不算出众但靠着自己天生散发的好人魅力也收获了一群女生的喜爱,当然只有遇到困难时女生们才会找他。从懂事开始,他的师傅兼监护人一直给他灌输着你为人人,人人为你的良好思想觉悟让这个耿直的男孩坚守到现在。

有时安迷修也很困惑,同样是男人有一些只要站着就会有女生主动上前搭话交换联系方式,而有些男生主动为其排忧解难换来的联系方式可能都是错误的。而安迷修正是那可悲的后者。

而雷狮就是那让人羡慕的前者,和他成为室友后安迷修越发不能理解那些女生为其疯狂的理由了。每晚一定要折腾到凌晨才肯入睡,有时甚至不知去哪鬼混一身酒气的爬窗回来。这样的男生竟然也能让几乎整个学校的女生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安迷修为此很是苦恼,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直到那天安迷修脑内的这个疑惑也渐渐有了头绪。

那大致是新生军训结束的当天下午的军训汇报演出以及新生入学仪式在他们这些学长学姐的协助中圆满落幕,原本打算拉着雷狮一起去食堂吃饭的安迷修被突如其来的一群学生会大佬们带走说是学生会的必要活动。雷狮表示无所谓,其实雷狮一开始也是被安迷修强行拉走的,能够少和这个婆婆妈妈的呆瓜在一起雷狮也表示很开心。

就这样安迷修和雷狮失去了联系,安迷修8点左右返回了寝室洗漱完毕看了会儿书就差不多上床了,无意间瞟了眼对面空荡荡的床铺叹了口气。

又跑到那个酒吧去喝酒了吧。

想着想着自己也进入了梦想。

记忆中睡了没多久窗户被推开,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踏进了屋内。秋天的夜晚凉意席卷着他醉醺醺的身子。雷狮就这样站在窗户前打了个寒颤,四处张望了下看见自己乱糟糟的床铺皱了皱眉。在转眼看向另一边微微隆起的身影一个不错的想法涌上心头。

他熟练的走到安迷修的床边二话不说就钻了进去,鞋子被随意的踢落。

也不是很暖和……

雷狮不满的皱了皱眉往安迷修的怀里又钻了钻整个脑袋蒙进了被子里。剧烈的动作吵醒了熟睡的安迷修,安迷修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惊觉怀里多了一个人。仔细一看还不是女人,而是让他头大的醉酒室友。

雷狮?醒醒,回你床上去。

安迷修轻轻推了推雷狮,而雷狮并没有理会,紧闭着双眼往他怀里又钻了钻。这一举动让安迷修有点手足无措。他只好借着月光打量着这个怀中醉汉,惊奇的发现雷狮的睡颜出奇的乖巧平静,平时微皱的双眉此时难得的放松着,身体微微蜷缩。与平日里那个雷狮截然不同,此时的安迷修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他敢肯定这样的雷狮全校也只有自己能够看见。

不对,这优越感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内心惊呼,而想要赶走雷狮的想法一点一点的消失。安迷修也说不出对雷狮的感觉了,自从上次雷狮在餐厅说的那番话后安迷修就越发不能将目光从雷狮身上移开了,感觉关心雷狮是一种习惯,虽然这习惯才维持的半个月都不到。

夜色渐渐深邃,安迷修就这样抱着雷狮安稳的度过了一个夜晚。

安迷修也似乎开始转变了看雷狮的看法,至少雷狮睡着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

是的长得帅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



缘分使然2

大学pa,安大二雷大一,hhhh大致是双箭头
傻白甜流水文。
雷弯安直。极度ooc,脑壳被门夹过后的产物。

直至今日,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开坑一时爽,更新火葬场。



Chapter2

    对于大一新生来说军训可能就是第一件令人头疼的事。虽说已经9月但天气一点放凉的意思都没有,依旧烈日当头。

雷狮作为一个半夜不睡早上不起的夜猫子自然是不会早起出门训练的,可无奈他有一个好心的室友每天催他睡觉催他起床就差给他做早饭了,每天6点就能听见那个烦人的声音在自己耳边环绕式播放。尽管自己有好几次想对他破口大骂,也会被对方满脸真诚的微笑打回腹中。

“啧,这种人最麻烦了……”

“恩?什么人?”无意的小声嘟囔被一旁的安迷修给听个正着。

“我又没说你,你这么自觉干什么。”

“是是是,好好军训。可别在想着逃训了,逃训是会扣学分的,明年……”安迷修话还未完雷狮就快步走进队伍。

安迷修无奈摇摇头走去教学楼开始自己的课程。

雷狮可不是那种听话的小猫咪应该更像是野猫,趁着教官不在的时候和其他班导生慌称身体不舒服要回宿舍休息就早早离开了训练的队伍。熟练地爬出学校的围墙就近找了家快餐厅躲进角落的位置。脱下帽子就睡了也不管自己一个穿着军装是有多显眼。

雷狮这一觉睡得很安稳很舒坦,但当他醒来时熟悉的身影又一次的出现在他面前。

对的,又是安迷修。没当雷狮做出任何违规事件的时候他总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

“睡醒了吗?”安迷修一脸善意的微笑看得雷狮浑身不自在。

“有话就直说,怪恶心的。”雷狮也是满脸的不懈。

“记得我昨天有和你说过,晚上早点睡你为什么总是不听呢。今天教官又找我来了,你再这样下去学分不满明年还要继续训。”

“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雷狮依旧懒懒散散的打着哈欠。

“你可是我们系的学生,而且你还是我的室友。”

“那又如何,我自己的事自己能做主。不需要你这个老好人在这里瞎起劲。”借着起床气把自己这几天一直憋在肚子里的话一股脑全吐出来。

“那我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我没听错吧。你为啥对我好我有要求你这么做吗?”雷狮满脸的嘲讽以及不懈停顿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现,玩味的看了眼对面的安迷修。“除非你喜欢我。”

安迷修顿时有些慌张一时支支吾吾的半天答不上来半个字。过了一会雷狮就失去了继续观察的兴趣。扶着桌子站起,将桌上的帽子扣上安迷修头上,便扬长而去。只徒留安迷修一个傻傻的坐在那儿思考着什么。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雷狮想起刚刚安迷修被自己扣军帽时那副出丑的模样真该拿手机拍下来挂墙上一定更加有趣。不经意间雷狮脸上正挂着难得的微笑。

在心中暗自记下:

    安迷修一个适合捉弄的对象。

 


缘分使然(1)

大学pa,安大二雷大一,hhhh大致是双箭头
不会有虐傻白甜流水文。
雷弯安直。



Chapter1

    大一新生雷狮,有一个“热心肠”的好学长。明明才认识没多久就整天围着自己转悠,要说他们两是怎么认识的。雷狮只能说缘分使然。

    记得报道第一天,安迷修是雷狮他们专业的班导生。而作为大一新生的雷狮腿长又有气场,是整个系最受欢迎的几个男生之一。怎么说呢雷狮却是个赤裸裸的同性恋,自从踏入高中生涯开始雷狮是真正意识到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身边的男同学平时偷偷出去看一些美女写真,而雷狮自己对那些向自己告白的那些女孩们丝毫兴趣都没有。

所有人都在羡慕雷狮富有的家庭以及极好的女人缘,只有雷狮自己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自己是同性恋这件事雷狮一个人都没有说过当然不是没有胆量,而是觉得没有必要毕竟身边的人似乎没有一个人在乎自己的意愿。他那强势的父母早已安排好了他的一切,从不过问他是否愿意,久而久之他开始向往绝对的独立和自由脱离一切压迫。

偷偷改了大学的第一志愿考进了离自己家最远的城市也因为这件事与家里有了矛盾。强行搬进了这所口碑不错的大学宿舍,给自己送行的只有自己的二哥。在这个家里也就二哥是最了解雷狮的。两人的性格十分相符心思也差不多自然合得来。雷狮临行前二哥给了他一个拥抱,也是这个拥抱让雷狮更加确定自己是更加喜欢与男人接触。

大学操场上都是前来报到的学生而自己的专业人也不少拥挤的人群以及自己还有个不算小的行李箱让雷狮更难看到放在那桌上的宿舍名单。身边仰慕他的女生双眼中散发出的炙热目光也让他十分不适。烈日当头,拥挤闷热的环境让雷狮这个作息时间及其不规律的大高个有些恶心。

脸色难看的雷狮在人群中摇摇欲坠,正当雷狮眼前一黑身体微向前倾时一只手臂从背后将他托起勉强扶着他。

“同学,你还好吗。我这就带你去医务室。”

是男人的声音,还是雷狮十分不喜欢的声音。迷迷糊糊的被扶进医务室躺在病床上补充了足量的水分才勉强缓了过来。

坐在一边的男生见雷狮好像有点精神了便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安迷修计算机工程系大二,是计算机工程系的班导生。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什么专业?”

“雷狮,,计算机工程。”

“那就是学弟了,你好点了没要不我先带你去宿舍休息吧。东西我也一起帮你搬过去吧这样方便些。哦对了你看样子不是本地人啊,而且这么高的个子怎么……”

强行将雷狮和行李带回的宿舍的路上安迷修开启了喋喋不休的模式让雷狮有一种找了个亲妈的错觉。

终于将雷狮安顿好顺便也解决了联系方式后,安迷修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雷狮耳边的苍蝇总算消失了,环顾了下四周是少见的双人间室友似乎也没有回来但行李似乎早就整理好。雷狮安心的舒了口气合上双眼进入了沉睡。

大概一觉睡到了傍晚,是安迷修叫醒的雷狮被强行拉出宿舍去食堂吃了便饭被安迷修安排在最靠前的位置依旧打着瞌睡听完了开学第一节班会,映像当中自己的室友在离开前依旧没有出现。

晚上班会结束安迷修依旧缠在雷狮身边一路尬聊尾随到了宿舍门口跟着一起进了雷狮的房门,安迷修依旧没有打算走。雷狮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的耐心被这个叫安迷修的男人彻底磨没了。

“你,不回你的宿舍吗?”

“回啊”

“那还不赶紧出去。”

“为什么,这就是我房间啊,为什么要出去。”

雷狮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整天未曾出现的室友就是这个纠缠自己一整天的安迷修。


就很丑陋的橡皮章
原图@暗夜风萤
原图就

给《向死而生》小评

@安之若累,码完才看了简介,致歉.刚刚去研究了一番,这里存个档也无需回复
不知该怎么称呼,以下就允许我擅自的称呼为太太可好?
今天突发奇想的在此对于太太刚刚完结的《向死而生》写个长评,本想在重读几遍原文再写可无奈这里高三党时间远比想象中的紧张.但自己又十分的想对太太的文章阐述一下自己的见解和意见.在此请允许我凭着映像来说说自己觉得太太文章的优点和能够改进的地方吧.
这篇文章是我第一次在LOFTER上一本正经的追着更新,日日夜夜捧着手机追下来的文章,还记得第一次看大概在更新到安把雷捅了的那一段当时我还在课堂里泪腺崩塌的那种,悄咪咪的拿着纸巾擦着泪还要一本正经认真的记着笔记,现在想想实在不堪回首.大概翘了一节课补完了之前的所有篇章翘首期盼着文章的后续.那段时期我也正逢一模考学业压力也挺沉重,每天打开LOFTER看看太太有没有更新基本成为了周,不对,是日指活.所以想把自己处女作献给文笔美若天仙的太太\\\\\.
吸血鬼和教会还有政府三足鼎立的设定实在是相当带感,而且文章对角色刻画也可以说是把握的相当不错.但还是有点小ooc接下来我可能要鸡蛋里挑骨头了请太太多多包涵.
第一,前期的车戏有点多我是真的觉得是有点多哈哈,虽然场场车戏是十分的好吃但感觉就是在水一般并无多大的剧情推进作用有点小鸡肋,感觉纯属在堆车来继续两人的情感,个人其实不是很喜欢这种做法但其实这也是无伤大雅的毕竟个人看法不同..
第二,是雷狮这一角色的刻画有点类似于无条件倒贴还有叛逆期的小屁孩的感觉.这个问题后篇也些许有一些.并没有过多的描写雷狮心里的活动是什么他为什么对安迷修可以如此信任,以至于他的大哥都如此说他都没有怀疑一下安迷修就直接签血契这样连累自己的契约.后篇雷狮想起安迷修之后的迅速和好也有点太赶了,就好像前一秒还深仇大恨后一秒就能相互保护看得有点精神分裂.我觉得两人应该是战略性的合作但不知为何我从文中感受到的是雷狮还是对安迷修死心塌地的.怎么说呢…….有点不符合雷狮的原本角色性格emmmm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感觉罢了.
第三就是感觉有点烂尾了恩……前期为那场血族和教会大战的铺垫可以说是十分的棒,每一章都有一种这里面一定有很多秘密,还有雷家二哥是如何被假的教会人捅伤的,那把佩剑又是怎么被偷走并捅伤了二哥.还有政府到底是为了什么发起了15年前的那场决裂都让我十分想知道其背后的真相也击起了我追下去的动力.可最终好像还是没有说明清楚(映像当中好像没有如果真有就可能是我没有认真读文本实在抱歉)或许是连载长篇的缘故.
还有个人感觉应该再多放点笔墨描写雷狮原谅安迷修的心境描写,就只是单纯的觉得如何原谅一个杀了自己现在还想要和自己和好的前男友这里可以着重描写一下内心的纠结??我也不是很懂就是感觉少了些什么.相较下安迷修在复仇后的心境转变就处理的就相当不错,用路途上的时间最后确定自己是真的爱上雷狮,这种刻画个人觉得是相当的不错的.
两人的相恋给人感觉只是因为几次打炮建立的恋情,还有两人的和好也是因为理解到那影响自己和自己最重要人性命的重要事件只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之后,立马的悔改.实在有些草率.
总的来说觉得整个文章是真的不错,能够改进的地方也有不少,文评这种东西也是因人而异,太太可以只是看看就好,而且自己现在也是着急忙慌的码了些字可能语句不通顺还有很多漏洞,也希望太太多多包涵.
我呢,也只是个小小的群众读者的一员,十分喜欢太太你的文章,可以说是最近难得一见的”虽然私设如山,但依旧处理得十分讨喜”这类型的文章.等等太太出本了我也一定会第一个冲去买的.还有特别想知道雷诺和安言以前的故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级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两个的过去太让我好奇了
咳咳严肃,
还有以上观点纯属个人感觉还有些或许说错了的也希望指出毕竟我惭愧啊!只是凭着这映像草草写出这些东西,但我也实在是等不到暑假再给太太你码文评了,或许等毕业了还会重新再反复去读这篇文章再重新码也说不定.
以后也会继续关注太太的新文章,也期待着太太能够创作出更好的文章
在这里给你比个大芯

【扩列】安迷修求只恶党安稳过日子,门牌号2427133226

追了很久,昨天总算拿到单行本了,开心炸了.


好像看不太清楚……
但的确是枪弓……